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体育  >  篮球  >  篮球综合
听到了吗?饼皇卡佩拉呼唤中国球迷为火箭打call
//sports.dbw.cn  2018-04-15 15:45:20
订东北网彩信手机报,移动发KTDBW到10658333,联通发DBWY到1065566600,电信发DBWY到10628999。
东北网手机版 3g.dbw.cn   搜索微信号dbwhlj关注东北网

>>>> 更多精彩图片点击进入
· 听到了吗?饼皇卡佩拉呼唤中国球迷为火箭打call
· 枪手2018客场已4连败!今晚踢喜鹊 美羊羊盼5连杀
· 冠军赛孙杨400米自由泳预赛第一 冲个人第三冠
· 可爱!福原爱剪刘海 网友:江先生喜欢就好
· 又惹事!罗马核心醉驾被罚 曾因吸烟被国家队除名
· 公开了!张继科晒景甜手拉手甜蜜照 坐实二人恋情
· 不老!杰克船长晒暴扣视频回击质疑:我还能跳
· 沃顿称赞湖人三人组 期待新赛季首场季前赛

  网易体育4月15日报道:

  以下为火箭中锋卡佩拉本人所写的文章——

  我在瑞士长大,小时候有部美剧,我和我的兄弟们每周日都追,真的棒呆的剧,有很多精彩的战斗场面,酷炫的特效。

  你可能听说过这剧的名字,当时我们看的都是译过来的法语版,用英语来说的话,我想名字是叫《德州行者,游骑兵?》……等等……《行者,德州游骑兵》

  对啦,就是这个。这剧就是我的童年快乐源泉。

  这剧基本上描绘的就是查克-诺里斯扮演的一个警察,一个德州警察。他穿着紧身牛仔裤,留着很酷的胡子,有时候会戴一顶牛仔帽,但不是一直戴。看起来就像如果你要跟他干架的话,你必定被他踹烂屁股。还有他的搭档吉米,他的副手,也是酷得没边。他也一样会踢爆你们的屁股。

  所以,一直到2014年我被休斯敦火箭队选中的那个夜晚,如果你来问我,我对美国的德州有啥了解,我会告诉你《行者,德州游骑兵》这个剧名,然后是里面的角色名。除此之外,别无其它。

  德州看上去一直像我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虚构之地一样,但我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生活。是的,我有期待过自己在美国打职业比赛。但这可不是美国,我可是要去德州。

  那会,我只在法国的沙龙打过比赛,当我第一次加入他们的学院,我更多地把自己视为一个足球运动员——不是休斯敦德州人队的J.J.-沃特那种哦,我的意思是足球,不是橄榄球。这项运动是我从小玩得最多的,我是踢前锋的,永远都在攻击球门——有很多头球,这个很明显的啦。而我心中最伟大的体育英雄是蒂埃里-亨利,事实上,到现在他依然还是。我从小没错过一场法国国家队的比赛,迷他并不仅仅只是因为他的杰出技术,也因为他的风格。老兄,亨利有一种完全不一样的吊炸天,用美国的说法来形容,就是大家常说的,史上最伟大。

  所以,NBA对于我来说是完全不同的一种文化,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当然,能被选中去NBA打球是美梦成真,但这一切直到我听到自己的名字和“休斯敦火箭队”第一次组合在一起才算真正意义上的击中我。

  我想,我要搬到一个新的地方了,一个我几乎语言不通、对风俗习惯一无所知的地方。

  我想说,我甚至连查克-诺里斯那样的紧身牛仔裤都没有。

  在德州,一切东西都更大。这话原来是真的!

  我到休斯敦后,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宽敞。所有的街道都如此之宽,连人行道都是,然后是所有的车,这么多的人都在开着巨大的货车。我感觉自己好像登陆到了XXL版的欧洲。所有东西都好大,我觉得如果真的去量一下的话,我真想象不出来哪个地方还有比这儿更大号的东西。

  包括食物也是这样。必须的。我的菜鸟赛季,我虽然运动能力很强,但问题是,在NBA里,所有人运动能力都非常强,大家都是跳跳男,我需要变得更高大,更大块头,要增加更多的体重。这不是问题,毕竟有这么“大”的休城当我后盾。

  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去这里的一家牛排餐厅,本来我以为自己以前是吃过牛排的,所以我当时心里想的就是那种小块的、平平的圆形肉片,或许旁边还有一些炸薯条,不错,很好。

  结果,在德州,牛排完全不是那种想当然的样子。我当时在那家餐厅里,他们端上来一个盘子放我面前,呃,这么说吧,说盘子其实只是勉强能看到一点盘子边而已啦,我所看到的一切反正就是一片非常、非常巨大的肉片。我环顾周围,还怕自己是不是点错了,或许那个服务生是在给我恶作剧呢。看上去就像一整只农场的动物摆在我面前啊。但跟我在一起的所有人都在笑着,点着头,告诉我:在德州,这就叫牛排。

  然后,我又通过介绍认识了其它那些我之前从来没见过的食物,真的被惊到了。汉堡包,芝士,我去,超赞,老兄。各位朋友,吃上这儿的汉堡、芝士,真的幸福,暴风哭泣,简直就是艺术品啊,大伙们。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安啦,安啦,我想我可以习惯这地方。

  但依然,我在德州的第一年还是经历了许许多多的调整。

  首先,当我来到美国时,我是没有驾照的。我去休斯敦时,我觉得自己是可以从住的地方走路去球馆的,又不是很长的距离,所以这能算什么事?第一次,我步行过去,走到外面后,我就注意到,基本所有的人行道都是空的。我走着,几分钟后,我就明白了为什么它们这么空,因为热啊!休斯敦好热啊!简直不一样级别的热。那次我走到球馆后,我拿下耳机,简直汗如雨下啊。我简直像从沙漠中走过来一样。那个时候我就想,好吧,我得去考个驾照。

  另一个巨大的挑战就是要学会如何交流。大部分时间,我觉得自己做表达时很不自在,很不舒服,表达不清楚,因为我的英语并不是很好,我在中学上过英语课,但那和在一个说英语的地方生活是不一样的。

  那年我是和尼克-约翰逊一起被选中的,他可帮了我老大的忙了。他频繁成为我的喉舌,替我发声,如果我在更衣室里,试图和什么人说点啥,他就会帮忙翻译。但绝大部分时间,我都不说话。其实我有想法想表达,有事情想说,但我好害怕自己说什么蠢话。

  然而,在德州生活,你很难把自己藏在你的壳中。因为这里的每个人都想表达。在瑞士,你要是不认识别人的话,你就不会和对方说话的。但在德州,即便是食杂店的收银员也想知道你在做什么以及今天过得怎么样——真不是说说而已,是真的想知道你在干什么。

  慢慢地,我开始调整。我有了自己的第一个驾照,这是前进了一大步啊伙计们。然后我又发现,很多不是德州来的好人都非常热爱德州。

  比如大梦。

  我永远不会忘记在一次训练中奥拉朱旺第一次和我说话。我眼睛睁得老大,心想,噢,我的上帝,这位老传奇知道我是谁。像我在德州遇到的任何人一样,他想帮助我,想确保我感觉舒服自在,他甚至要教我低位的技术。这让我知道了他真的不愧是一个传奇。他年纪大很多,但他开始展示给我看那些移动动作时,他简直就像在拍电影《黑客帝国》一样。

  反正,我真的还是想感谢我遇到的所有给过我帮助的人们。终于,我开始有进步了。不仅仅只是在球场上,我交流的方式,我愿意向别人敞开心扉。随着我开始更适应,更自在,一切事情也开始慢下来,我开始真正享受在这里的生活。我的信心在增长,我的篮球技术也在增长。

  当然啦,大梦的舞步我还在苦练了啦。

[1]  [2]  下一页  尾页

作者:    来源:网易体育    编辑:杨雪                                                                               【联系我们】体育频道主编 手机号:151-4606-5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