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体育 > 综合体育 > 综合其他 正文
小鬼当家中国体操队前景堪忧 男队全能水平下滑
http://sports.dbw.cn   2009-09-18 08:10:22
·鲁尼在爵爷眼前耍脾气 怒摔球鞋针对欧文得宠?
·场面被动两球员拖了后腿 国米比顶级豪门缺少什么
·天天新报:中超乱世 千万别小瞧河南队
·体坛娱乐圈十大"撞脸" 张琳酷似佟大为(图)
·新齐祖不排除重返老东家 米兰或将回收法甲新头牌
·巅峰战无输家 哈维卢西奥导演华丽攻势与钢铁防守

  本届全运会体操比赛的赛场大屏幕上打出湖北队第六名的信息时,著名体操女将程菲的眼神似乎有一丝感伤——如果她没有因伤缺阵,她所率领的湖北队或许能够取得更好一些的名次。不过,失去程菲是湖北队乃至中国体操队迟早会面对的问题,依照体操运动的普遍规律,参加过两届奥运会、今年已经21岁的程菲早已到了该退的年龄。

  中国体操女队失去了程菲,无疑会陷入群龙无首的状态。虽然何可欣、江钰源、杨伊琳、李珊珊、邓琳琳、眭禄等一批年轻队员都已具备了高超的水平,但队内缺少一名经验丰富、心理素质稳定的老将压阵,只靠“小鬼当家”的队伍确实难以让人放心,中国女队主教练陆善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再表示,“希望程菲仍能留队几年,即使她不参加比赛,也能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

  程菲退出一线,还将对中国女队引以为傲的女子跳马项目造成严重打击。女子跳马曾是中国体操队的弱项,中国女队也因此很难在团体项目上具备足够的竞争力。直到2004年以后,因为程菲成为跳马项目的王者,中国女队才改变了这一局面。在北京奥运会周期,中国女队能先后夺得世锦赛和奥运会女团冠军,与程菲密不可分。随着程菲的淡出,中国女队在跳马项目上已经有所退步,本届全运会体操比赛,女子跳马的竞技水平明显下降,绝大多数运动员的起评分都在6分以下,极少数运动员可以冲击6分以上的难度,但完成质量不尽如人意。而程菲的成名动作“程菲跳”起评分是6.5分,在体操比赛上,0.5分的差距就可能相差好几个名次。

  中国女队在传统强项平衡木和高低杠上,优秀的年轻队员扎堆涌现。本届全运会平衡木项目,有10多名运动员的起评分在6分以上。安徽队的邓琳琳更是创下了6.7分的当今世界平衡木项目最高起评分。至于高低杠项目,由于优秀人才太多,一些省市甚至不得不忍痛割爱。广东队教练就向记者表示:“依照竞赛规则,一个队只能派3名运动员上场,我们却有五六名运动员都能达到国内最高水平,因为可选队员太多,反倒成了苦恼。”

  对于中国女队来说,失去程菲已不可避免,未来几年,中国女队想要捍卫世锦赛、奥运会女团冠军的地位也由此变得十分艰难。不过,中国女队想要保持至少两个奥运夺金点并非难事,正如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黄玉斌所说:“中国女队还是有不少表现抢眼的年轻小将,她们中不少人都在自己的项目上具备了世界最高水平。”

  可以预见,一帮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将成为中国女队在伦敦奥运周期的主角。

  体操男队的情况也与女队类似。本届全运会男团比赛,老将黄旭领衔的江苏队最终名列第五,无缘奖牌。本次全运会比赛之后,黄旭将正式退役。至此,为中国体操男队在北京奥运会上重夺男团金牌立下头功的3名老将李小鹏、杨威、黄旭将全部离开赛场。在赛后接受记者采访时,黄旭与奥运会“三金王”邹凯并肩而立,黄旭虽未夺牌却并未显得失落,他看了看邹凯说:“我对他们有信心。”邹凯的表情却有些腼腆,不知是不够自信还是对老大哥有挽留之情,邹凯说:“还是觉得队里有大哥哥们在的时候比较好。”

  3名老将离队之后,中国男队也面临领军人缺失的尴尬,这对于一支世界体操界的传统强队而言,并不是一个正常现象。

  目前中国男队中,邹凯、陈一冰、肖钦参加过北京奥运会,但他们要么仍显稚嫩,要么竞技水平下滑较大。本届全运会男子体操资格赛和团体赛上,反倒是冯敬、冯、严明勇、梁富亮等没有参加过北京奥运会的选手表现更加抢眼。

  在无人填补老将离去后空缺的同时,中国体操男队还面临另一个难题。

  作为一支十分看重团体金牌的队伍,中国体操男队却因为国际体操联合会的新规则遇到麻烦。依照国际体联新的竞赛规则,团体比赛已于今年实行533赛制。黄玉斌分析,与北京奥运会的633赛制相比,在新赛制下,每个队参赛人员从6人减少为5人,这意味着每名运动员的整体素质必须更加全面。

  说到整体素质,现在中国体操男队中没有一人能够比老将杨威更全面。相比起李小鹏和黄旭的综合能力,现在队中很多年轻队员也显得差距较大。

  广东队的冯敬是目前国内全能项目最好的运动员,但他先后两次落选奥运会阵容,年龄也已偏大;陈一冰和邹凯是年轻队员中最被看好能往全能方向发展的选手,但北京奥运会之后,两人的竞技状态却不太稳定。这种现状,让中国体操男队的前景令人担忧,也难怪黄玉斌多次表示:“在533赛制下,中国队面临的困难要大很多,捍卫北京奥运会的辉煌也成为一个更为艰巨的任务。”

作者:    来源: 中国青年报(北京)     编辑: 杨林川
【东北网简介】【发展历程】【东北评论】【东北博客】【东北论坛】【收藏】【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