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网
首页黑龙江民生国内社会娱乐评论购风尚
视频东北网视专题国际法治体育理论龙E邮
生活健康医药餐饮食品汽车房产旅游动漫手机IT龙文化
教育龙版网博览寒地知青金融企业经贸彩信影像北大荒
女性亲子
论坛博客
报料热线
哈尔滨齐齐哈尔牡丹江佳木斯大庆鸡西双鸭山伊春七台河鹤岗绥化黑河大兴安岭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体育 > 国内足球 > 国内其他 正文
球员退役需自谋出路 没文化赌球成唯一生存出路
http://sports.dbw.cn   2010-01-08 14:59:10
·惊!同龄明星的巨大差异(多图)
·揭明星非人生活 13年内不准生病(组图)
·人人都说《阿凡达》 揭其经典山寨片段
·伍兹情妇高价兜售偷情隐私 惊曝老虎也是同性恋
·伍兹情妇出书曝细节 称老虎竟有同性恋伴侣(图)
·张如意车震门事业损失数百万:后悔和孙悦在一起

  在辽沈足坛,许多人认为王鑫一直是有"前科”的人。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辽足二队因故解散,王鑫去了北京部队足球队。1991年,他转投沈阳东北六药队。我们记者张松走访许多圈儿里人,后来我和张松交流,王鑫触犯法律受到制裁,罪有应得,但每个人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罪犯的,王鑫亦然。

  我和宋京飞也谈到自己的想法,比如,像王鑫、尤可为这样的人,他们实际代表的是一个群体,一个中国足球职业化催生的失去经济保障的群体。记者张松那两天经过走访调查,写一篇关于退役球员生存状况的稿子,内容翔实,在反赌扫黑风暴喧嚣的舆情里是一篇视角独特的稿子。

  退役球员生存状态是残酷的。我一直认为,球员和演员一样,都是吃青春这碗饭的。不是所有球员都能成为球星。踢了几年球,又没赚到钱,本来没上几天学,做生意可能缺少知识,摆摊儿又不情愿,怎么办?把自己的爱好和生存结合起来,赌球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他们能一夜暴富的一条“出路”。

  近几年,数十名老沈足退役球员为自身的养老保险、人事编制问题四处奔走求助,甚至要打官司告状。在这个群体中包括因赌球而被刑事拘留的尤可为。

  按常规,若由单位为员工办保险,员工首先要拥有所在单位的正式劳动编制,而包括尤可为在内的一大批沈足老将发现,自己为沈阳足球效力半生,没想到退役后自己的“编制”却没了!

  老沈阳队当年将球员的人事关系落在“五里河体育场”。在尤可为等球员的人事档案上,白纸黑字写着“全民固定工人编制”,另外还有可以“转干”的补充说明。由于不知情,有关方面当时也未及时告知退役球员,这批沈足老将退役后就“自谋生路”了。他们的档案后被转到人才中心,个别退役球员的档案甚至自己保管,这是完全不符合档案管理的有关规定的。

  由于国内足坛生存环境日益恶劣,这批退役球员平均年龄已过40岁,拖家带口,生活负担渐重,像尤可为这样能在圈内立足的尚属少数。

  最初,零星退役球员找相关部门交涉,希望给安置工作、办理保险;到最后,境况类似的十多名球员集体上访,“1992年国家出台退役运动员安置保障文件时,还是计划经济时代,我们根本看不到文件,那些负责人为什么不告诉我们?现在不给我们安排工作也可以,但养老保险得给我们办啊!为什么未经我们同意,就把我们的档案转到人才中心,我们的编制哪儿去了?”尤可为曾这样据理力争。

  由于时间久远,这批球员的原所在单位、当时负责领导均发生重大变动。原五里河体育场被拆后,如今迁至沈阳浑河南岸,改名为“奥体中心”,并委托一公司代办对外业务。

  五里河体育场充满悲情。14年前,曾创造十连冠辉煌的辽宁队在这里降级;8年前,中国足球虽然在这里冲进世界杯,可几年后,五里河体育场在城市改造中被无情摧毁。五里河是一条悲伤的河,谁又曾想到因为这个体育场的拆迁,老沈足一批球员成为无家可归的流浪汉,终日为自身权益奔走呼号?

  小偷因为饥饿偷盗,饥饿不可能成为宽恕小偷犯罪的理由。犯罪唯一的理由只能是自我毁灭。对尤可为这个老沈足的球员也一样,即使有一千种犯罪的理由,过多的寄予其同情,甚至理解,这都是对邪恶的宽容。

“协助调查”成“问候”语

  谁也不能否认,2009年11月上旬,有一个词像当初的周老虎、躲猫猫、俯卧撑一样迅速蹿红,这个词就是“协助调查”。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各家媒体上到处是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的人,这样的人不到半个月时间,已经突破五十多人。

  我正在路上开车,黄健翔的电话打了进来,“老郝?这两天没啥危险吧?告诉你一个消息,我已经被协助调查了……”

  “你不是被带到沈阳了吧?”我开着玩笑。“估计快了。上海有记者已经拐弯抹角地暗示读者我已经被调查了,你可以让辽宁警方正式召开个发布会,公布一下案情,把我正式公布给全体球迷朋友吧!”

  我回到报社,在MSN上遇到好友贾志刚时,他问我:“老大,你怎么上线了?听说你在打黑过程中推波助澜,给社会添乱,被警方盯上了,已经被带走协助调查了?”“我刚被放出来,现在不来上线找你嘛,警察让我通知你,自己买好机票,买件好西服,扎着领带,主动来沈阳协助调查。”我开玩笑地说道。

逼近真相的涉赌线索 厦门队 三年前就被举报了

  直到现在我还一直认为,在这场反赌扫黑风暴中,央视与新华社相比,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自11月4日媒体披露辽宁警方控制王珀等犯罪嫌疑人后,央视新闻中心记者宋飞京一行就飞往沈阳,直到11月25日官方正式在中央电视台公布反赌扫黑消息,20多天的时间里,央视对这场风暴的追踪报道让百姓看得很解渴。

  继14日央视午间新闻报道之后,16日下午13时,央视《新闻直播间》节目再一次对足坛反赌进行了报道。摘编如下:

  “这一次,央视记者来到了这次反赌核心地带之一的辽宁沈阳,采访的对象正是在反赌风暴中走在前沿的《辽沈晚报》体育资深记者郝洪军。”

  郝洪军介绍了《辽沈晚报》在2006年一篇题为《神秘人踢爆赌球黑幕》的揭露中国足球赌球内幕的独家报道,“我们当时调出的交易记录将近3米长,查了一下,最大的有接近百万,五六十万的非常常见。”郝洪军说,“我们的爆料人说,‘上海这位球员,我亲手送给他20万,我就为了我们能赢球。’”

  “以06年为例,中甲是最黑暗的,几乎所有的球……(都是假球)。比如说,南方某队冲甲,他们十多场球都是假的,全是买来交易来的,直接参与交易的就是我们那位举报人,他把所有证据都拿出来了。”

  央视记者问:“哪个球队你知道吗?”

  郝洪军直言,“就是厦门,(媒体)都披露出来了。”

  据介绍,《辽沈晚报》把当时所获得的证据都交给了中国足协,但现在没有得到任何反馈。如今,当年的举报人已经杳无音信,郝洪军本人表示,当时调查结果见报后,他接到过恐吓电话。“我接过电话,因为在三年前,我在直接指挥我们记者报道。他们说,‘你们报得很好。’他们用一种幽默的口气说的,‘你们要注意了,你小心点,郝洪军我认识你。’”

  《新闻直播间》节目介绍,现在国内赌博集团的真正庄家是在澳门或境外,同时他们在国内都有代理人,也就是小庄家,小庄家直接联系球员或教练,从而达到控制比赛的目的。由于赌球牵扯到的人太多,赛场内外关系复杂,光靠足协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司法机关的介入才是解决之道。

  郝洪军说:“多年来,很多人都在期待司法主动介入,这次司法真的是主动介入了。所以我想,挽救中国足球可能不是中国足协,而是中国警察。”

  中央电视台也在节目中提到了意甲“电话门”假球事件。对于意大利联赛的假球事件,意甲资深记者董希源分析称,“自从这件事之后,球员对涉赌的事情越来越慎重,因为他们知道有一个非常严厉的目光在盯着他们。”央视的评论分析称,重罚事件对意甲联赛伤筋动骨,但大家都明白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抓王珀 新加坡是突破口

  其实,11月3日刚刮起这场风暴时,我一直在想,它和2008年春天发生在新加坡的那场赌球案有多大关系?这场风暴是由王鑫案引起的?还是因尤可为、王珀案引起的?那么,吕东那个案件又牵扯到谁了?或者说,这几个案子是否有“交集”?如果有的话,哪个嫌犯能把这几个案同时串起来?

  我揣摩明白的有一点,那就是这场风暴和《辽沈晚报》三年前那场轰轰烈烈的反赌扫黑的“交集”是尤可为。三年前,举报人提供的许多线索里,尤可为始终是个关键人物,而三年后他落入法网,这意味着三年前那些“犯罪嫌疑人”可能会因为尤可为被牵扯出来。

  正因为警方三缄其口,涉嫌参与赌球的线索又很乱,我觉得只有弄清新加坡的赌球案,才有可能慢慢理出头绪。好在我派往新加坡采访的记者刘志向顺利到达目的地。他找到一个华裔商人叫王津辉,他是新加坡足球圈里叫得响的人物,从他的嘴里,不仅王鑫等人在新加坡赌球的秘密终于被揭开,我们还能看到在新加坡赌球案中王珀的身影!

  王津辉是个足球人,他和新加坡足球、中国足球都有着剪不断的联系。多年前,他曾短暂地给中国国家队当过翻译,也曾经亲自运作新麒队参加了三个赛季的新加坡职业联赛,还为新加坡国家队输送了两名国脚——邱礼和施佳懿。

  王津辉在2006年的一天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从国内千里迢迢找他的不是旁人,正是曾经与他合作过的教练,也是老沈阳队的丁哲。

  当时丁哲在山西陆虎队担任助理教练,而他的老板就是王珀。王珀是不是想把赌球黑手伸向东南亚?据后来知情人透露,他真是这个想法,只是在实施过程中出现了偏差。

  回想起来,王津辉至今依然唏嘘不已,“我跟丁哲还是很熟的,但是跟王鑫基本没见过面。只是在报纸上看到了他的照片,我觉得他纯粹是自寻死路。在法制化这么高的新加坡,操控比赛打假球,不是往枪口上撞吗?他们这么搞,真给中国足球丢脸!”

  王津辉随后婉拒了丁哲,但是王鑫和丁哲率领的辽宁广原队还是来到了新加坡。事实上,在2006年,曾经与新麒合作过的赞助商也组织了一支队伍,与王鑫和丁哲组织的辽宁广原队一起参加了新加坡足总的考评,最后足总方面考虑到王鑫丁哲的广原队比较成熟,结构也相对合理,而且球队的实力相当,还有多名相对有名气的球员在队,所以就将准入证发给了广原队。

  广原队在2007赛季表现与最初的热身赛相比大相径庭,后来陈波和张海峰等球员先后离去。不久,队伍就被查出参与赌球。总经理王鑫第一个被捕,在交纳了8万新币的保释金后潜逃。据相关的知情人透露,当时警方其实并不想让王鑫保释,曾经拒绝了他的保释请求,但是其代理律师以人权应该得到尊重等理由为王鑫争取到了机会。

  这段历史如今似乎早已不是秘密。当时,王鑫向警方表示,一桩财产纠纷案需要他回国出庭,否则会有100多万元的损失。经过律师的工作,王鑫重获自由,但随即弃保潜逃,新加坡警方也发布了通缉令,最终王鑫被辽宁警方拘捕。

作者:    来源: 东方体育日报(上海)     编辑: 连冬雪
【东北网简介】【发展历程】【东北评论】【东北博客】【东北论坛】【收藏】【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