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网
首页黑龙江民生国内社会娱乐评论购风尚
视频东北网视专题国际法治体育理论龙E邮
生活健康医药餐饮食品汽车房产旅游动漫手机IT龙文化
教育龙版网博览寒地知青金融企业经贸彩信影像北大荒
女性亲子
论坛博客
报料热线
哈尔滨齐齐哈尔牡丹江佳木斯大庆鸡西双鸭山伊春七台河鹤岗绥化黑河大兴安岭
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体育 > 综合体育 > 综合其他 正文
何振梁难忘三件事:为中国争取合法席位
http://sports.dbw.cn   2009-10-15 14:37:34
·徐威乃金融领袖李宁做媒 娶张怡宁拒绝所有媒体
·张怡宁提前一夜洞房
·足球圈女老总:戴秀丽钱最多 熊倪老婆最美
·老东家要价80万美元 争取降价愿留国安
·刘翔引爆济南全运会 110米栏门票上演抢购大战
·传张怡宁老公与体育圈结缘9年 曾与袁立相恋

  2009年10月在丹麦哥本哈根举行的第121届国际奥委会全会是做了28年国际奥委会委员的何振梁最后一次以正式委员参加全会,也是他最后一次在全会上行使作为国际奥委会委员的投票权,包括2016年里约等四城市申办奥运会的决议、罗格连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决议和七人橄榄球、高尔夫申奥的决议。今年年底,年满80岁的何振梁将正式从国际奥委会退休,就此结束他长达28年的委员任期。

  体育生涯的三件事

  回顾自己五十多年的体育生涯和近三十年在国际奥委会任职的经历,何老称自己做了三件事:为祖国争取国际奥委会的合法席位,让世界体育了解中国,还有为北京两次申奥和办奥运会做工作。

  何老在丹麦曾接受过包括新浪在内数家中国媒体的专访,他说:“我1952年第一次参加了奥运会,那时候对奥林匹克运动没有一点了解,1955年调入国家体委到今天,除了文化大革命,其余所有时间都在和国际奥委会打交道。没有进入奥运大家庭之前,是在为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反对两个中国,努力争取合法席位。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的合法席位得到了解决。1981年进入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后,我的任务是让世界体育了解中国,让他们听得到中国的声音。这时候的工作除了继续维护国家的利益,更多的是维护发展中国家在世界体育领域中的正当权益,同时要把长期以来、多年形成的单文化的特点,特别是欧洲中心主义思想进行改变,我多次在不同场合强调多文化的重要性,强调了普遍性的重要性,强调对多元文化、多种文化的尊重,我很高兴在这些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效果。第三方面,中国人民强烈的愿望是举办奥运会,前些年没有明确提出来,我也在为申奥做准备、做铺垫,包括和委员们建立友谊、收集有用的资料。一旦我们国家决定申办,马上可以用这些已经了解到的情况和经验,同时可以在与委员们友谊的基础上,进一步让他们加深对中国的了解,让他们支持中国申奥。从1981年进入国际奥委会直到现在,扪心自问,我觉得自己没有辜负人民、组织把我放在这个位置上。”

  最令何老难忘瞬间还是北京奥运会的成功申办,“这是中国人多年的梦想,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身上得到实现。回想这100年梦圆的经历有多少曲折,光是为了维护我们国际奥委会的合法席位就花了30年”,他说,“后来的30年刚好跟改革开放的30年结合在一起,改革开放取得的成绩为能举办奥运会打下了坚实的经济基础、社会基础和国际上的外部条件,申奥成功才会水到渠成。”何老认为申奥的关键在于国家的形象和平时的工作,“中国的形象是和平、愿意跟大家交朋友,把亚非拉的朋友看成亲兄弟,这些工作为我们争取了大量的朋友,我们要做事情的时候,真正的朋友就愿意来帮助你。申奥两次就取得成功是了不起的成绩,首先得益于改革开放和建国以来的和平外交政策,真正做到了朋友遍天下。”,何老说。

  2008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延续了北京申奥的成功,何老说:“从开幕到闭幕大家都很高兴,整个过程中没有投诉的,几十万的青年人在北京的奥运会见面,全国的人民群众那么关心和支持奥运会,真真切切地从奥运会中感受到了欢乐,无论是我们这些老年人,还是你们这样的年轻人能生在这个盛世是幸福的。”

  盼后来者更上层楼

  80岁的何振梁要从国际奥委会委员的位置上退下来,作为奥运会曾经举办过的国家,中国可以拥有两名国际奥委会委员。也就是说,除了国际奥委会副主席于再清,中国还可以有一人接何振梁的班。“单纯有一个位置是远远不够的,”何振梁说,“我们必须要发挥作用,不仅要参加比赛,更要参与决策,参与游戏规则的制定,参与体育组织发展方向的决定。我们需要大批政治上敏锐坚定、对业务很熟悉、掌握外文的干部在体育外事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谈起在国际体坛所需要的外语能力,何振梁还开玩笑的说,“前面两个方面重要,外文也很重要。尽管有文章讽刺挖苦我,光会用英文法文和别人聊天算什么外交家,但是不能用外文和别人直接交流,翻译的水平高,交流的就好,翻译水平低,交流的效果就大打折扣。这就真正像陈毅元帅说的:差的翻译就像钝刀割肉,可见政治是落实在各个业务方面的。”

  长江后浪推前浪是自然规律,何振梁说:“我唯一的希望是,我的后来人应该在我们国家这么发达的大好形势下,很好掌握时机,在国际体育界更多、积极地发挥作用,不要单纯单纯参加几个比赛,得到几块奖牌。,而是出现在国际体育组织的领导机构里面,参与游戏规则的制定,不单纯指比赛规则的制定,而是体育运动该怎么发展方面有自己的思考。世界的发展、中国的发展,全球的形势逼我们更深入思考,怎么确保世界体育积极健康的发展,让体育发展符合全球的发展方向。”

  何振梁认为未来的接班人应该比自己做的更好,他说:“我可以不谦虚的说,我在国际奥委会中的位置是空前的,从来没有中国人在我这个位置上,但我绝不希望、也绝不相信是绝后的,我们国家肯定会有更多的人,一茬一茬地接好这个棒,比我做得更好。既要靠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也靠中国体育的发展,这是外事和体育外事工作的基础,要有新的人上来,长江后浪推前浪,利用国家大踏步前进的好的机会中,发挥我们中国应该发挥的国际体育中的作用。”

  退休后何老还有一个心愿,就是多写写自己在国际奥委会的经历,作为自己最后一个贡献。“快30年了,要写厚厚的几本书来讲我在国际奥委会的经历。把自己书和回忆录贡献给世人,不是想显示自己,而是是想讲讲那些成功和挫折,让后来人在我们的基础上做得更好。”,何老说,“希望医生能再给我五年时间。”

  采访全会期间,碰到了前著名撑杆跳高运动员、乌克兰籍的国际奥委会委员布勃卡,这位国际奥委会执委在谈起何振梁的时候说:“我非常喜欢何振梁,他是我的好朋友,他为奥林匹克和体育运动做出的贡献让他成为一个伟大的人,我尊敬他、也崇拜他。”

  (梅雯)

作者:    来源: 新浪体育     编辑: 杨林川
【东北网简介】【发展历程】【东北评论】【东北博客】【东北论坛】【收藏】【纠错】